Growing up

長大後以為自己懂了更多,但是在無形之中也失去了很多,失去了童稚、純真、無限可能的創作力、想像力,也失去了小時候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無知,最近很常希望自己不曾體會到那麼多、理解到那麼多。

盡可能地利用了所有瑣碎的時間畫畫,現在利用到上班前的幾分鐘都要拿出iPad畫畫。

產出GIF的部分其實算蠻順利的,男友偶爾也會幫我想點子。

Earlier

今天畫畫
畫著畫著突然就想畫以前的Project
本來就沒有要放掉那些project的意思
但因為畫風跟現在放在IG上面的差有點多
所以想說慢慢累積
之後再放到Behance上之類的
總之
回到以前畫畫的風格、主題等
不知覺得有點懷念
不過因為工具不一樣了
表現的方式也會有點差別,好的那種差別

今天完成了一件大事!
昨天才申請的GIPHY Artist,今天竟然就收到審核通過的通知!
真的是驚喜到不行!
因為看網路謠言有說因為疫情的關係變得比較難申請一點
沒想到我竟然過了!
真的太開心!
其實這件事也是上週才在想而已,然後以很快的速度產出五張GIFs
不得不說最近好像在創作方面的運氣&路途很順遂?
總之
真的非常開心
以後也會固定產出GIFs
猛然回首發現自己現在身邊有超多事,有超多東西要產出

Watercolor

之前就說過有了iPad之後整個人好像更完整了
那天在等高鐵的時候在畫畫,用的不是平常電繪的畫風,是水彩畫風(真是久違的疊色作業),然後被前面也在等車的阿姨搭話,說我畫的東西很漂亮、細緻,當下真的很害羞,但也相當開心。

那時候在畫的是台灣路邊攤販系列,想用水彩感繪畫,老實說用久了真的又會愛上水彩感的東西,然後晚上睡覺竟然夢到家裡附近的街道變成夜市。

Stay weird

回想起來自己在成長的過程中好像沒有任何人跟我說過「做自己」,甚至連看到相關的文案都很少,感覺「做自己」這種議題好像是這幾年才比較流行,或許是某些很「做自己的人」有了巨大的成功之後,群眾才選擇應該「擁有自我」而非「隨波逐流」。
插播一首《隨波逐流我不介意》。

最近在畫畫、寫東西等等創作上的心得是⋯⋯需要不斷的將東西呈現給別人看,獲得回饋並激發出更好的東西。
等等,所謂「更好」的東西是什麼?更遠離原始樣貌的作品?更貼近大眾口味的作品?我不確定這樣到底是好還是壞。

Songs

今天在通勤的高鐵上替作品上色。
打開Google Keep後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寫歌。

寫完演講稿,覺得自己好像有點更了解自己,但對自己又多了一點陌生。很矛盾。

實體繪畫我喜歡壓克力和水彩,但轉移到電繪之後完全不喜歡類似的繪圖技法。

New color palette

愕然發現我目前最急迫、最需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找到自己喜歡的畫風,並且是可以快速、大量產出作品的」,覺得很迷惘。

今天嘗試從顏色著手創造自己的畫風,想藉由選定特定配色來提升自己的辨識度。
結果是不斷create new color palette之後又刪掉,重複了幾次發現自己沒辦法被侷限在三個顏色裡面。

目前正在畫很多東西,好處就是隨時可以看心情轉換到想畫的project上。

Experience

以很不錯,但有點詭譎的方式迎接了2021年。

目前手邊有很多事情要做,但很多事情也都還在初期,也就是還在思考、規劃的階段,離執行還有一段時間,但在這個階段,一直不斷地接觸到很多東西,很想去嘗試的同時又發現自己已經分身乏術,忽然才發現自己正處於一種「滿」的狀態,有一點煩惱,但也蠻快樂的。

最近的感悟是,以前不管是哪種創作者(音樂的、圖像的、電影的等等)都是要經歷過很多,才能夠真正創造出好的東西,一個活得平靜的人是很難反饋、給予他人一些什麼的。
而我也覺得,在過去的一年中,我從一個很空白、空洞的人,變成了充滿著、經歷過一些什麼的人。
忽然才覺得過去一年成長的幅度說不定比我過去四年加起來都還要多。

最近使用Procreate畫畫的心得是:發現自己只愛使用特定的三到四款筆刷。
於是今天逼著自己用別的筆刷畫畫了。

Goodbye forever and ever

要說我的2020年大事,應該是終於花錢買了一直很想很想買的iPad。
原先不買的原因除了覺得自己「還不夠格」之外,也害怕iPad會像我的其他繪畫工具一樣,在一開始很有幹勁,但碰到困難或時間一長,就失去新鮮感;也害怕自己有了很棒的工具之後依然「缺乏靈感」、「低產出」,講坦白的,過去的我就是會用「設備效能不足」來當作自己低產出的藉口,全都是藉口。
訂購iPad之後要等幾周才會到貨,在等待的那幾周其實很糾結,害怕自己買了那麼好的工具卻無助於提升自己的能力,一直在想著要不要退貨。
拿到了iPad的那一天晚上,直接又花了300多台幣買了Procreate,簡單來說是一種「砸錢逼自己去產出作品」。
前面大約兩三周的時間過得蠻慘的,摸索Procreate的畫筆總是讓我失落,上網看其他人的作品是越看越自卑……那一陣子iPad最大的用處大概就是吃飯時用來看Netflix。
慶幸的是,在看了網路上大大小小的教學之後,也找到了習慣、上手的筆刷,現在每天都可以善用瑣碎的時間畫畫(通勤、午休等),還常常覺得畫畫的時間不夠,有時候通勤20分鐘的高鐵可以畫出4、5張系列插圖的草稿(但上色就明顯沒有那麼順利&快速),去男友家時也不會無聊了。
或許iPad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工具(有著莫名可以激發潛力的功能),但我很高興我靠著自己的摸索而找到了習慣、合適的路。

今年實在很難說「一眨眼一年就又過去了」之類的說詞,因為今年真的過得很「有感」,總覺得日子都好漫長,大概是因為COVID-19吧,大概在八月、九月前就把所有台灣想去的地方都去了,然後等著開國、搭飛機出國,但,本有好轉的疫情現況又直轉而下。

嚴格說起來,因為自由被限制了,所以開始有了很多內在反思、充實自我的時間。著手寫了很多很多的文章、一些未來會用到的英文演講。
疫情當然使人絕望、悲傷,但我想我是在疫情之中僥倖的一小群人,疫情讓我更有時間好好思考自己、嘗試一些想嘗試的事、安穩的過一段平靜規律的日子。

Lost

桌上的盆栽好像再怎麼長也就是那種大小了,作為草本植物想必它將很快的離開我。

除了對顏色感到困惑之外也開始對材質感到很困惑。

每次看到很棒的作品就會忍不住想模仿,然後失去了自己的樣子,還學得四不像,也是從畫畫中才學到這個道理:「迫把自己塑造成另一個樣子,會漸漸迷失自己」。

Melted chocolate

每次吃完巧克力就會很想畫畫,不曉得以後壓力大的時候會不會變成胖子。

Fujifilm的instax camera一直是我從小就很喜歡的小玩具,拍照馬上得到照片真是滿足急性子的我,不過也常常會有美麗的小意外發生。不過現在慢慢沒有那麼喜歡了,除了是產品本身太氾濫之外,也覺得相機攜帶不易挺麻煩的。
除了很大眾導向的instax外,以前也有買Polaroid的instant camera,Polaroid 600、Polaroid impulse之類的,但是,一張底片目前是要價約80-100元,實在是玩不起……
預計稍微做個研究之後會來一個instant camera特輯之類的吧。

上個月(還是上上個月?)意外的被選上波波黛莉創作者,花了一點時間思考要如何安排&穩定產出,這周大概可以開始了,不過目前在插圖配置上有點卡關,但應該是(必須是)可在預計的時間內finish and publish.
As a Po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