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crifice

長大之後
自己能力內所能負擔的東西越來越多
換言之
就是物質滿足越來越容易
反之
在其他部分則是越來越難以得到
好比說一個安靜的地方、和諧的家庭
當你長大了,希望家人可以給你一個安靜的空間
「長大了不能體諒一下嗎?」
我會得到這種回應
得到平靜真難
人生要安穩真難
我以為我都做到了自己該做的
就可以擁有一些應得的尊重
但是沒有⋯⋯
我永遠是該讓步的、該體諒的、該懂事的
有時候真的覺得活著真的好難好累
身邊圍繞著一點都不了解自己的人。

心靈疲憊也影響了我畫畫
嬰兒拔聲尖銳的哭喊讓我完全無法集中精神
這本不是我該有的生活
我以為生活在變好
但其實一點都沒有

嚷嚷著要畫很多作品當作庫存
結果一張也沒畫
還累積了要給朋友的東西沒畫完

我真的只是想好好睡一覺
一天不要有嬰兒哭喊
一天不要有玩鬧的大叫

就只是這樣。

Story

剛弄好這裡的時候還興致勃勃地幾乎每天更新
每天都上來記錄一下自己最近的創作過程或者是感觸什麼的
結果一忙起來就遺漏了沈澱自己、審視近況

心中有很多很多困惑
很想把這些都轉化成文字,然後創造幾個角色,讓他們把我的內心給演出來
那些矛盾、纖細、脆弱、澎湃的情緒全都化成角色

讀一本書的第一次很珍貴
那像是在探索著一定有出口的迷宮,愉快而享受
但也像是迷失在許多未知、更多的疑惑之中
但讀完後隨之而來的是空虛、失去的惆悵
就好像我們都在長大,然後永遠失去天真無邪的那個孩童時期的我們

Being myself

最近一直改變自己的風格
突然有種改變到自己都不喜歡自己的感覺
然後被別人說「我比較喜歡OOO風格」或是「我覺得那個應該要那樣比較好」之類的話,就會趨向於滿足對方的期待、美感,然後失去自己原本的樣子。
難道我自己本來的樣子不好嗎?

最近突然很想、很想重新開始攝影,雖然說是重新開始,但其實好像沒有真的很「認真」過。
很想買一台真的很好的相機,然後帶著她到處走。
但我現在已經每天背著iPad、Macbook上下班了。

說到Macbook,真的是用過了才知道什麼叫做「好用」的筆電,也深深讚嘆蘋果的超人性化介面設計,真的是一隻手就可以工作了,工作時真的順暢很多、很多。

Growing up

長大後以為自己懂了更多,但是在無形之中也失去了很多,失去了童稚、純真、無限可能的創作力、想像力,也失去了小時候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無知,最近很常希望自己不曾體會到那麼多、理解到那麼多。

盡可能地利用了所有瑣碎的時間畫畫,現在利用到上班前的幾分鐘都要拿出iPad畫畫。

產出GIF的部分其實算蠻順利的,男友偶爾也會幫我想點子。

Earlier

今天畫畫
畫著畫著突然就想畫以前的Project
本來就沒有要放掉那些project的意思
但因為畫風跟現在放在IG上面的差有點多
所以想說慢慢累積
之後再放到Behance上之類的
總之
回到以前畫畫的風格、主題等
不知覺得有點懷念
不過因為工具不一樣了
表現的方式也會有點差別,好的那種差別

今天完成了一件大事!
昨天才申請的GIPHY Artist,今天竟然就收到審核通過的通知!
真的是驚喜到不行!
因為看網路謠言有說因為疫情的關係變得比較難申請一點
沒想到我竟然過了!
真的太開心!
其實這件事也是上週才在想而已,然後以很快的速度產出五張GIFs
不得不說最近好像在創作方面的運氣&路途很順遂?
總之
真的非常開心
以後也會固定產出GIFs
猛然回首發現自己現在身邊有超多事,有超多東西要產出

Watercolor

之前就說過有了iPad之後整個人好像更完整了
那天在等高鐵的時候在畫畫,用的不是平常電繪的畫風,是水彩畫風(真是久違的疊色作業),然後被前面也在等車的阿姨搭話,說我畫的東西很漂亮、細緻,當下真的很害羞,但也相當開心。

那時候在畫的是台灣路邊攤販系列,想用水彩感繪畫,老實說用久了真的又會愛上水彩感的東西,然後晚上睡覺竟然夢到家裡附近的街道變成夜市。

Stay weird

回想起來自己在成長的過程中好像沒有任何人跟我說過「做自己」,甚至連看到相關的文案都很少,感覺「做自己」這種議題好像是這幾年才比較流行,或許是某些很「做自己的人」有了巨大的成功之後,群眾才選擇應該「擁有自我」而非「隨波逐流」。
插播一首《隨波逐流我不介意》。

最近在畫畫、寫東西等等創作上的心得是⋯⋯需要不斷的將東西呈現給別人看,獲得回饋並激發出更好的東西。
等等,所謂「更好」的東西是什麼?更遠離原始樣貌的作品?更貼近大眾口味的作品?我不確定這樣到底是好還是壞。

Songs

今天在通勤的高鐵上替作品上色。
打開Google Keep後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寫歌。

寫完演講稿,覺得自己好像有點更了解自己,但對自己又多了一點陌生。很矛盾。

實體繪畫我喜歡壓克力和水彩,但轉移到電繪之後完全不喜歡類似的繪圖技法。

New color palette

愕然發現我目前最急迫、最需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找到自己喜歡的畫風,並且是可以快速、大量產出作品的」,覺得很迷惘。

今天嘗試從顏色著手創造自己的畫風,想藉由選定特定配色來提升自己的辨識度。
結果是不斷create new color palette之後又刪掉,重複了幾次發現自己沒辦法被侷限在三個顏色裡面。

目前正在畫很多東西,好處就是隨時可以看心情轉換到想畫的project上。

Experience

以很不錯,但有點詭譎的方式迎接了2021年。

目前手邊有很多事情要做,但很多事情也都還在初期,也就是還在思考、規劃的階段,離執行還有一段時間,但在這個階段,一直不斷地接觸到很多東西,很想去嘗試的同時又發現自己已經分身乏術,忽然才發現自己正處於一種「滿」的狀態,有一點煩惱,但也蠻快樂的。

最近的感悟是,以前不管是哪種創作者(音樂的、圖像的、電影的等等)都是要經歷過很多,才能夠真正創造出好的東西,一個活得平靜的人是很難反饋、給予他人一些什麼的。
而我也覺得,在過去的一年中,我從一個很空白、空洞的人,變成了充滿著、經歷過一些什麼的人。
忽然才覺得過去一年成長的幅度說不定比我過去四年加起來都還要多。

最近使用Procreate畫畫的心得是:發現自己只愛使用特定的三到四款筆刷。
於是今天逼著自己用別的筆刷畫畫了。